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我爱小说网 >> 我不成仙 >> 第125章 百态善恶

第125章 百态善恶

只要抬手或者用灵力接触一下, 便可以开启心意珠。

见愁慢慢地伸出了手去, 不过在即将接触到第一枚心意珠的时候, 到底有那么几分忐忑。

现在这种时候, 只怕没一个人比自己淡定吧?

她略一思考, 朝着周围望了一眼。

取了心意珠的人不少, 但是打开的人却不多。

大家伙儿你看我一眼, 我看你一眼,似乎都在等待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东面第十六座接天台上。

换了一个新西瓜来啃的少年小金,抬手就抓来了三枚心意珠。

这约莫向来是个最单纯的人, 见了这三枚珠子,竟半点没有寻常人的犹豫。

“要开宝箱了,呼!”

他朝自己右手手心里吹了一口气, 眼睛里亮晶晶的一片, 似乎是想给自己带来好运。

这一刻,不少人都注意到了他。

当然, 也有不少人在心里嗤笑一声:傻小子。

就在这一闪念的功夫, 小金的手已经伸了出去, 甚至摸到了心意珠!

刷!

一阵柔白的光芒大放!

所有人见状, 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上, 会是什么?攻击?术法?还是一道灵识?

“哇!这是什么?看上去好好吃的样子!”

就在他们好奇无比的这一刻,站在那一片柔光之中的小金, 已经直接一捏那柔光之中的东西,一蹦三尺高!

“好像是传说中的丹药诶!哇哈哈哈, 好开心, 好开心啊!”

咻咻咻!

他穿着一身兽皮短褂,赤着脚,竟然在自己的接天台上又翻了三个跟头!

“……”

哈?

丹药?

这开什么玩笑?

不少人都傻眼了,作为第一个打开心意珠的人,这家伙运气未免也太好了吧?

不不不不,不对!

最重要的是,竟然会有人在心意珠里面放一枚丹药?!

众人瞪圆了眼睛,甚至包括见愁,都带了一点点的惊讶。

隔得比较近的人,几乎一眼就能看见那丹药雪白的丹皮,透着一种冰沁清新的感觉,一看便知不是凡品,多半是什么回复灵力的滋养类丹药。

这……

真是财大气粗又滥好人啊!

眼见着好运的小金还在大喊大叫,简直像是一只上蹿下跳的猴子,不少修士都不禁看红了眼。

见愁这边也是有些没想到。

小金的运气很好,在这一枚心意珠里放丹药的修士,心也很好。

她不禁微微笑了起来。

虽然对其他人来说,看见一个不靠谱的家伙开出了丹药,实在有一种无奈的感觉,可似乎也从侧面印证了一下——

至少,不是所有人都在里面封存了恶意。

早开晚开都是开,有了第一个好运的小金之后,众人也都纷纷打开了第一枚心意珠。

下一刻……

“我靠!”

“砰!”

“啊!”

“你娘啊!”

“刷!”

“啊啊啊啊痛死老子了谁这么缺德!”

……

四面八方,各种各样的哀嚎!

数十近百道攻击,从心意珠之中发出,狠厉无比。

众人虽然早有防备,却也实在是出手不及,纷纷被打了个狼狈不已!

“……”

还没来得及打开第一枚心意珠的见愁,忽然沉默。

继小金之后,似乎就没有那么好运了,这一轮“礼”的本质开始暴露出来。

恶意纵横!

东面第十一座接天台上。

陆香冷眉头一皱,手中包裹着一团紫金光芒,几乎在打开心意珠、感觉到那一道水蓝色剑气的刹那,便直接抬手一挡!

砰!

紫金与水蓝相遇,立刻炸开一层深色的灵雾,被打散的剑气,朝着下方飞落,一时璀璨如雨!

陆香冷倒退了三步,修为还未完全恢复的她,要接这一剑,竟然也有些吃力……

与旁人不同,陆香冷除却炼丹之外,有大把的时间,堪称博览群书。

这一剑来势汹汹,堪称精妙至极,只是经过了伪装,似乎是怕人看出自己的师承门派来,看不出什么特别有标志性的特征。

只是……

陆香冷却感觉出了一种熟悉来。

接了这一道剑气之后,她忍不住朝着剪烛派那入关三人看去。

许蓝儿、江铃、商了凡。

此刻那三个人都已经打开了各自的心意珠,似乎没有注意到她这边这一幕,更没有投过目光来。

西面第七座接天台上。

在许蓝儿手上发出的一道灵光飞出,触动了心意珠的刹那,一道玉色的灵力瀑布,忽然从心意珠中倾泻而出!

轰然作响!

许蓝儿大吃一惊,暗叫倒霉,真不知是谁手段如此狠辣,竟然在这心意珠里封入了这般威力奇大的一招!

她黑沉着一张脸,不敢只当其锋,只迅速地朝着上方闪避而去,同时横剑一挽,甩出一轮剑花,护在自己身周。

饶是她逃得很快,也在刹那间被这巨瀑的尾巴扫到!

“噗!”

几乎就是在那一瞬间,她吐了一小口鲜血出来,这才险险在这狭窄的空间之中,彻底避开了这一道瀑流!

“轰隆!”

那一道瀑流冲出了接天台,外面的屏障忽然亮起,瀑流这才消失无踪。

不少人都骇然地望了过来:谁出手这么狠啊!

这一道“心意”,真是够人吃一壶的!

许蓝儿可也是这一届现在已经算排进前十的人物,在猝不及防之下,竟然直接被这一道瀑流袭击,乃至于受伤!

许蓝儿心有余悸,面色铁青。

她森然的目光朝着四周望了过去,却只见每个人不是在忙着开心意珠,就是在忙着抵挡心意珠中出来的东西,或者已经安全度过了一劫,正面色平静看周围的人。

看不出来……

那一瞬间,许蓝儿心头恨到了极点,持剑的右手握得死紧,因为过度紧绷,甚至产生了一种疼痛的感觉。

到底是谁?!

南面第二十二座接天台上,顾青眉见状轻哼了一声。

剪烛派小杂碎罢了。

不过居然抵挡住了她用玉钗划出的一击,还算有点本事。

只是……

也就是有点本事罢了。

顾青眉半点也不在意,抬手一点心意珠,顿时讶然:居然是一枚空的?

最高这一座接天台上。

见愁自然注意到了许蓝儿那边的动静,只淡淡笑了一声。

虽不知到底是谁送了许蓝儿这么大一份心意,可想也知道,许蓝儿自己也不是什么好鸟,决计不会在心意珠中体现半点的善意。

如今被人算计,那也是有来有往,没什么冤枉的。

见愁的目光,从许多人的身上掠过,夏侯赦、姜问潮等人都收到了攻击,只是于他们而言,都不痛不痒,轻而易举就解决了。

这时候,不少人也都朝着见愁看了过来,想要看看这个在《一人台手札》上的崖山大师姐,到底能收到怎样的心意。

见愁也不再犹豫,只绷紧了身体,手指轻轻一点!

刷!

白光大放!

……

一片平静。

没有任何攻击。

白光渐渐散去,露出了漂浮在空中的一个有绿有白有红的物体。

这一瞬间,所有关注着见愁的人们,都愣了一下。

接着,爆笑出声!

“哈哈哈哈那是什么!那是什么!”

“笑死我了!”

“你这是在逗我吗?”

“缺心眼儿的干的,哈哈哈笑死我了!奇葩,绝对是奇葩啊……”

“我怎么觉得这东西有点眼熟呢……”

“西瓜皮!”

“居然是一块西瓜皮!还是啃过的!”

……

西瓜皮!

货真价实童叟无欺的西瓜皮!

见愁只觉得嘴角一抽,顿时什么防备什么期许都是扯淡了,她默默望着这一块西瓜皮,听着下面陡然爆发出来的一阵大笑,真有一种难以言喻的丢人现眼的感觉。

不仅为自己,也为旁边那个吃瓜少年。

方才得了丹药的少年小金,啃西瓜啃得正欢快呢,听见下面这一片的声音,不由得抬起头来,朝着见愁那边看去。

在看见见愁身前漂浮着的那一块西瓜皮时,他健康的小麦肤色上,顿时呈现出一种异样的红来。

好像……

有那么一点不好意思?

他挠了挠头,对着见愁,露出了自己白白的八颗牙齿,原本灿烂的微笑,忽然变得有几分腼腆起来。

见愁见状,心里狠狠地叹了一口气。

别人打开心意珠,至少都能收到攻击,自己居然开出一块西瓜皮来,也是没谁了。

她忧郁地看向了第二枚灵珠,正琢磨着要不要一起打开。

没想到,下面又爆出一阵笑声。

“哈哈哈你们快看,第二块西瓜皮!”

“我的娘,这是谁干的!”

“太得罪人了吧!”

“嘘……”

“居然在顾仙子那边,笑死了……”

……

顾青眉看着这从第二枚灵珠之中开出的西瓜皮,脸色铁青,眼底一片冰霜。

她侧过眼眸,看了那边还捧着瓜吃个不停的少年小金一眼,直接劈手便是一掌!

“啪!”

脆脆的西瓜皮,被她这掌力一劈,顿时粉碎,炸开,霎时便只有无数的碎末!

捧着瓜的小金不由得一怔,脸上原本开心又灿烂的表情,忽然就浅了一点。

看了顾青眉半晌,他不喜地皱了皱眉。

哼。

不爱西瓜皮扔掉就好,还一掌劈碎,至于吗?

早知道会是这女人接到西瓜皮,他直接就一拳头封进去!

见愁侧过眼眸看了顾青眉一眼,暗自摇头。

她直接伸手将那西瓜皮拨开,不再犹豫,直接打开了第二枚心意珠。

“铃铃铃!”

一阵急促的响声!

隐约间,带着几分熟悉。

见愁只觉脑海深处一炸,似乎有谁拿金针在扎一样,面色顿时煞白。

幸而,她额头上的定魂钉及时出现,紫气一闪,立刻护住见愁灵台。

铃音持续不久,约莫只有三息的时间。

三息过后,见愁额头上的紫光,才慢慢地隐没。

第二枚心意珠中,已经空空如也。

见愁的目光里,陡然带了那么一点点的森然。

当时杀红小界之中的一幕一幕,再次回放在眼前——

顾青眉!

除却她,再无第二个人选!

她再次用了这于修士神魂有损的铃音,只是见愁却思索,她是否知道昔日小界之中的对手,亦在此百十五接天台上?

***

就在见愁开出第二枚心意珠的时候,其余人也都差不多打开了第二枚,甚至第三枚。

南方第九座接天台上的方大锤,这一次开出了一朵杜鹃花,他顿时吓得怪叫了一声。

“妈呀!”

拔腿就跑!

只可惜那一朵花跑得更快,血红的杜鹃瞬时化作了一只啼血的鸟儿,在方大锤的肩膀一啄!

噗嗤!

血花四溅!

方大锤欲哭无泪。

“我去你个姥姥!”

东面第一座接天台上。

“啧啧……”

如花公子见了方大锤的惨状,心情极其愉悦。

他抬手一点,也放出了第二枚心意珠中的东西。

“咦……”

没有出现第一枚心意珠打开时候的剑气,只有一道灵识化作的清风——

风信。

如花公子轻轻一捏,那风信顿时炸了开来,在他面前形成了一行文字。

“剪烛派,许蓝儿,阴险狡诈之人,弃同行道友于危险不顾,暗中加害,栽赃嫁祸,实为我百十五接天台上最下作之鼠辈!”

在看清这上面所写之时,如花公子不由得有些诧异起来,朝着许蓝儿那一方望了过去。

西面第七座接天台上的许蓝儿,还未感觉到这一道古怪的注视。

方才抵挡第一枚心意珠之中出来的攻击,已经让她身负轻伤,如今开启心意珠的时间也只有半刻,还必须抓紧,根本没有太多给她恢复的时间。

一颗丹药含进口中,许蓝儿朝着第二枚心意珠伸手。

“啪。”

轻轻的一声,心意珠顿时光芒大放。

许蓝儿浑身警惕了起来,可是这一次居然无比平静。

在看见那一道风信时,她终于松了一口气。

真好。

不是攻击。

放松无比的许蓝儿,随意捏开了这一道风信,下一刻,所有放松的神情全数消失不见。

“剪烛派,许蓝儿,阴险狡诈之人,弃同行道友于危险不顾,暗中加害,栽赃嫁祸,实为我百十五接天台上最下作之鼠辈!”

……

面色,一点一点阴沉下来。

许蓝儿端丽的面容近乎扭曲,眼角下一颗泪痣,也因为无边的愤怒而颤抖了起来。

她咬紧了牙关,用一种狠厉的眼神,朝着那边的聂小晚看去。

最下作的鼠辈?

南面第三十座接天台上。

昆吾谢小郎君谢定,也心有余悸地打开了第二枚心意珠。

一看,风信。

他顿时也长舒一口气,捏开来一看,却与之前如花公子一般,不由愣住,朝许蓝儿那边看了过去,只见得一张阴森可怖的面容。

那边的许蓝儿,面前也浮着一些文字,正死死盯着另一侧的聂小晚。

唔?

好像有点意思。

不小心掺和到了什么争斗之中呢。

谢定思考了半晌,抬手挥散了这一道风信。

看这许蓝儿的确不是什么善类,回头还是得小心一些,剪烛派最近有鬼,门中早就传过了。

想着,谢定抬手点开了第三枚灵珠。

一朵冰冷的白色雪莲出现在他眼前,顿时爆出一阵恐怖的气息!

吓!

够吓人!

谢定简直亡魂大冒,毫不犹豫,拔剑而起!

同一时间。

最高处的见愁,也打开了第三枚心意珠。

手指指尖一触心意珠的刹那,见愁便嗅到了一股淡淡的清香。

花香。

一朵秀雅的兰花,出现在了她面前。

只在这一瞬间,见愁就想到了如花公子!

名列第三,手段骇人!

如花公子的兰花绝不简单!

见愁毫不犹豫直接在手中凝出一道黑色的风刃,对着那朝自己飞来的兰花砍去!

“砰!”

意料之中的一声炸响!

风刃与兰花撞在一起,顿时爆出一层恐怖的气浪,甚至在高空之中荡起了一圈一圈的涟漪。

受到这气浪的冲击,见愁身上顿时浸出了一层鲜血。

骨骼之上的一道一道黑风纹路霎时开始转动,卸去了外来的恐怖力量。

抬了袖子,擦去唇边的一道鲜血,见愁看向了下方六十丈高处的如花公子。

对方似乎也看见了她的惨状,朝她露出了迷人的微笑。

见愁顿时脸一黑,彻底没话。

如花公子妖娆地躺在花台上,看着这些人在自己的“心意”之下,狼狈无比的模样,忍不住大笑起来。

在见愁那冷淡的目光下,他轻描淡写地朝着自己面前一点!

这是他的第三枚心意珠。

唔……

会不会出现像丹药一样的惊喜呢?

或者……某个猎物出现?

望着那一片绽开的白光,如花公子眯起了眼睛。

只是,迎接他的却是一片平静……

空空如也。

这一枚心意珠之中,什么也没有。

如花公子见状一怔。

竟然是空的?

开完了自己的心意珠,完全关注着如花公子的见愁,一时惊叹于这人的好运,一时又有些诧异。

她竟然没想到。

扶道山人只说让所有人封存心意,却并未说一定要封存心意。空着,也是可以的。

只是不知,到底是谁人有这般难得的豁达了。

***

此刻见愁的三枚心意珠已经全数开出,她还稳稳站在这接天台上,顿时松了一口气,有时间看看别人如何,以及……

仔细找找自己那三枚心意珠到了谁的手里。

东面第二十九座接天台,聂小晚的第三枚心意珠,打开来是一道水蓝色的剑光;

东面第二十四座接天台,周狂的第三枚心意珠,打开来却是一道仿如能刺破人灵魂的枪影!周狂根本抵挡不住,霎时就被这一枪撞飞出去,成为了第一个被心意珠里的“心意”击下接天台的倒霉鬼!

东面第二十一座接天台上,另有一名玄阳宗的弟子,被迎面而来的一张巨大的幕布一样的雪白手帕一盖一裹,顿时像是裹粽子一样,被扔下了接天台。第二个!

……

台下,顿时有人悚然。

上了接天台,还要被这心意珠之中的“心意”撵下台去,着实让人唏嘘不已。

见愁沉默着,继续看了下去。

南面第二十二座接天台。

“啊!”

顾青眉忽然惊喜地叫了一声,这是她的第三枚心意珠。

里面竟然漂浮着一丸玉雪可爱的丹药!

下面顿时又是一片哗然。

继爱笑的小金之后,竟然又有第二个人从心意珠之中得到了丹药,简直叫人眼红!

见愁见了,微不可见地拢了眉。

这一枚丹药与之前小金得到的丹药,一模一样,如今修士之中能出手便是这样丹药的可已经不多了。

而且……

顾青眉的运气,似乎也不差。

第一枚心意珠是一块西瓜皮,第二枚心意珠是空的,第三枚心意珠居然还得了一丸丹药。

不过……

也没什么用处。

见愁不再关注,侧头继续望向东面第十三座接天台。

见愁的“老熟人”,钱缺,不,现在应该叫他“孟西洲”,已经有惊无险地打开了两枚心意珠,眼前就是第三枚了。

他之前在这里看见了真正的孟西洲,悄悄将那小子用红灵果酿造的美酒灌醉,扔在昆吾后山一个山洞里。

之后,他还用智林叟急缺的雪湖寒铁跟智林叟打了个交情,请他以“孟西洲”的名字来写自己,最终还是打动了那老头儿。

于是,此时此刻,钱缺是以孟西洲的名字,大摇大摆地站在这接天台上。

顾青眉那臭娘们儿就在不远处,不过估计没注意到自己。

只是钱缺猜想,若自己也能安然度过扶道山人这坑爹的一“礼”,那娘们儿注意到自己是迟早的事。

可千万不能让她知道自己就是当初嘴臭呛她“不服憋着”的那个人,不然怕是要炸!

好不容易走到了这一步,钱缺断断不会放弃。

他注视着那第三枚心意珠,在心里祈祷不已,念了足足十遍绿叶老祖之后,他才伸出手去,战战兢兢地打开了心意珠。

刷!

一张阵盘忽然出现在一片柔和的白光之中。

钱缺一愣,下意识想跑,可那阵盘比他更快!

砰!

猝不及防之间,一座阵法已经轰然展开,将钱缺笼罩其中!

“你大爷的!这还给不给人反应的时间了!”

钱缺顿时破口大骂,直接将那长棍横在了身前,警惕地四处观望。

咦……

居然没有攻击?

是一座困阵?

钱缺顿时松了一口气,脸上刚要露出笑容来,脚下的地面上,就忽然出现了一条又一条接在一起的直线曲线,稀奇古怪的图案出现在了阵法之中!

“问:一中同长者为圆,则圆周长比圆直径几何?注:十九洲周三径一过陋,无取,可继而精之。”

“……”

你、你娘啊!!!

在看清图案下面一行字的瞬间,钱缺简直有种喷血的冲动!

参加个左三千小会竟然还能遇到这种奇葩!

算圆周率!

尼玛十九洲用周三径一已经很久了,谁他妈在乎啊!

求求求求个屁!

谁知道怎么求啊!

一时之间,钱缺满心都是悲愤,恨不能以头抢地,以谢天下!

是谁!

到底是谁!

到底是谁这么坑!

高处,见愁看了,顿时强忍住内心之中那一点笑意,装模作样地咳嗽了一声。

看来,修士们还是需要加强在算学方面的修养的。

钱缺在杀红小界已经有过类似的经历了,想必回去之后没有荒废吧?

见愁心里半点没有愧疚,继续去找自己那一朵黑莲和“知交信”的去处。

东面第二十八座接天台。

封魔剑派夏侯赦,两手垂在袖中,收回了落在已经被打开的第三枚心意珠之上的目光,似乎感应到了见愁的目光,在这一刻,也转过头,朝着见愁看去。

两道平静又隐晦的目光撞在一起。

夏侯赦看见了见愁脸上的轻松,眉心微微一蹙,阴郁便浓重了许多。

那一道从眉心处划下的深痕,延伸到了他俊挺的鼻梁上,让这一张脸破了相,多了几分别样的艳丽和恐怖。

看来……

夏侯赦也安全了。

见愁没来得及看他应对来自心意珠的变化,不由觉得有些无趣,略略一笑便移开了目光。

风刃黑莲……

风刃黑莲……

见愁心里念叨着,一路看过去,只怀疑是不是在自己集中注意力打开心意珠的时候,其他人就已经打开过那一枚心意珠了,自己可能没办法找到。

眼角余光一扫,她一下看见了一道银亮的刀光!

西面第七座接天台,还是许蓝儿!

第一枚心意珠开出了一道灵瀑,第二道心意珠开出了一句蔑称自己为“鼠辈”的风信,第三枚心意珠竟然开出了如此可怖,充满了毁灭气息的刀光!

许蓝儿简直没地儿喊冤了!

她看着自己之前封入心意珠之中的水蓝色剑光袭击了一个又一个人,却也被其他人的恶意伤害着。

刀光银亮,像是由实质的水银制成,威风凛凛,带着一种骇人的杀意。

犹如实质!

这一道刀光的气机,甚至已经锁定在了她的身上,让她避无可避!

抬剑,澜渊一击!

轰!

刀剑之气相撞,许蓝儿被击飞了出去,鲜血长流,摔在接天台上,滚落到了边缘,眼看着就要掉下去。

关键时刻,她强忍着浑身经脉的剧痛,伸出五指,在接天台上留下了五道深深的血色划痕,才勉强止住了自己的去势,停留在了接天台最险的那一线边缘!

唉,没掉下去啊。

见愁顿时露出了失望的目光。

远处的夏侯赦,阴郁的面庞之上,更是带了一分不悦,似乎对自己斩出的一刀竟没能瞬灭许蓝儿感到不满。

不少人也都觉得许蓝儿在这种情况下居然还能死死抓住接天台,实在是“毅力可嘉”。

一共就三枚心意珠,她遇到的其中两枚都是超强攻击!

啧,真是够倒霉的。

有人可怜,有人幸灾乐祸。

见愁注视着缓缓爬起来的许蓝儿,只盘算着什么时候找她算算旧账。

不过现在么……

还是找自己的风刃黑莲比较要紧。

继续在场中移动目光,在看到北面第十九座接天台时,她眼前一亮!

找到了!

风刃黑莲!

站在北十九接天台上的修士,并不是见愁之前认识的任何一个人。

一身纯黑色的道袍,两道剑似的眉毛也是雪白,只有右眉尾端染着一点点深浓的墨色,一双墨蓝色的眼珠灵动无比,带着一种神秘而深沉的美感。

此人面部轮廓极深,一眼看过去,便叫人印象深刻。

见愁顿时“咦”了一声,略感兴趣。

若是没记错,当初遇到自称是从北域阳宗而来的裴潜的时候,对方的眉毛是黑中染白,换了眼前这修士却恰好相反。她曾在之后查过相关典籍,只在一段残篇之中找到,说眉色代表了北域阴阳两宗修士截然不同的修炼方法。

那么此人……

眼睛微眯,见愁凝神细看。

一朵堪称精致的黑色莲盏,一下从心意珠之中飞出。

黑袍修士顿时露出一分惊异!

好厉害的一朵黑莲!

中域左三千小会之中高手辈出,果然是名不虚传。

他眉头顿时皱得更紧,脚尖一个点地,眨眼之间退开,牙关一咬,双掌霎时一拍。

“啪!”

一声脆响。

一层玄青色的光芒顿时从他双掌闭合处荡漾开去,隐约间透着极致的阴柔冰冷之意。

黑莲一阵旋转,只在瞬间已经逼近!

黑袍修士眼神一冷,高傲又疏离的墨蓝色眼珠里,顿时有一道暗光浮出。

咔。

双掌一分,两手五指虚虚打开,似乎拢着什么。

那边的见愁,忽然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另一朵冰冷的黑色莲花,竟然也出现在了那人双掌之间!

以黑莲对黑莲!

莲心与莲心相对,莲瓣与莲瓣相对,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两朵莲花轰然相撞,见愁本以为必定有一片惊天动地的大动静,却没想,只见得一片一片由风刃组成的莲瓣纷纷坠落,只在炸开的同时,出现了细小的波动,转而便像是被什么东西吞噬了一般,没入黑袍修士推出的黑莲之中,消弭无踪!

一瓣,一瓣,又一瓣!

眨眼之间,从心意珠中飞出的黑莲,便消失在了另一朵黑莲之中!

黑袍修士见状,却没有半分轻松的表情。

手诀一打,他下意识想要将这一朵黑莲收回,可下一刻便脸色血色尽失,一阵苍白!

被黑袍修士两手幻化出的这一朵黑莲,在吞噬了风刃黑莲之后,竟然难以容纳里面一道又一道迅疾的风刃,尽管勉强将黑莲吞噬,可依旧控制不住!

被吞噬掉的风刃黑莲,竟然在他的黑莲之中全数炸开!

“噗!”

一声轻响,并未有很大的动静。

漂浮在黑袍修士身前的那一朵莲花,竟然霎时泯灭成烟!

除了见愁,几乎没有第二个人注意到这一幕。

那黑袍修士犹在震惊之中,也没有察觉到见愁的注意,更不知这一朵风刃黑莲到底是何人的手笔。

***

心意珠的开启,基本已经走到了尾声。

场中不少接天台上的修士,已经打开了三枚灵珠。

有幸运的人开出了一枚空的心意珠,也有的收到了一只破鞋,倒霉一点的基本都是各式各样的攻击,三轮下来简直灰头土脸……

只是,见愁依然没发现有谁拆开了自己的“知交信”,也没发现有哪个修士看自己的目光变得奇怪。

她的第三枚心意珠,到底到了谁那儿?

见愁一时迷惑起来。

很快,场上便安静了下来。

没结束的只有两个人。

一个是远处的钱缺,长棍不知何时已经被他放在了地上,宽阔的接天台上密密麻麻全是一行又一行的小字,众人一眼看去只觉得眼晕。

他手里拿了一块墨,整个人都趴在地上,一脸悲愤地奋笔疾书!

自打上次杀红小界过后,钱缺就已经深感自己在算学方面的不足,恶补过一通。

老虎不发威,真当你金算盘爷爷是病猫不成!

快了,快了!

就要算出来了,在给他一点时间!

“割之弥细,所失弥少,割之又割,以至于不可割,则与圆合体,而无所失矣……”

“三,一,四,一,六!算出来了!”

钱缺来不及擦自己头上的冷汗,“啪”地一声,将墨块朝接天台上一扔,大喊道:“以十二觚之幂率为消息!”

“嗡……”

一声轻响。

整座困阵的光芒,顿时消散一空,那种压抑的感觉也立刻消失不见!

算对了!

钱缺简直都要感动得哭出来了!

流了一阵鼻涕眼泪之后,他立刻仰天狂笑了起来:“想难住我,做梦去吧!”

周围很多人根本不知道钱缺到底在干什么,见他这般狂态毕现,顿时都狐疑起来:这一位“孟西洲”到底是遇到了什么“心意”,这看上去简直像是精神失常,要疯了一样!

做梦?

见愁听了他的话,不由得微微一笑。

其实原本还是挺赞叹的,毕竟在半刻之内解出了人间孤岛高智之士近乎毕生为之演算的答案,还是挺厉害的。不过,现在么……

嗯,希望在她下一次有机会出题之前,钱缺已经去人间孤岛把算学补上了吧。

现在只剩下最后一个人了。

姜问潮。

那个沉寂了三十年蒙尘的天才。

在钱缺大喊一声的时候,他便已经伸出了手去,在一片平静之中,将手探入了那一片柔和的白光之中,取出了一枚圆润雪白的天山雪丸。

眼角眉梢,忽然都带了一点点的笑意。

似乎拿到这一枚天山雪丸,正在姜问潮意料之中。

他转眸看向了东面第十一座高台上的陆香冷。

在这所有人都等待着结束时刻的寂静之中,他朝陆香冷微一拱手,竟开口道:“姜某早猜,百十五接天台上,唯白月谷药女陆仙子有此妙手仁心。早看其余两枚天山雪丸出,姜某猜仙子一定放了第三枚,却一直没见出,便猜它可能在姜某这里,没想到信手一取,果然成真。仙子仁善心意,姜某谢过。”

整个昆吾之上,忽然一片的寂静。

每个人都在听见姜问潮这一番话后,将目光投向了陆香冷。

那白月谷的药女,只清冷地立在接天台上,有一种高华的气度,听得姜问潮此言,她似乎也有微微的讶异,而后同样拱手还礼,淡笑道:“姜道友客气了。”

原来是这个仙女姐姐送的丹药啊。

那边抱着西瓜的少年小金歪着头,老头子说有恩就要报。

所以,少年小金想了一会儿,也对着陆香冷道:“仙子姐姐,我也收了你的丹药,以后你就是我小金的朋友了!”

众人闻言,都翻了个白眼。

人家白月谷药女,稀罕你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野孩子?

回家把你的衣服换了,鞋穿上再来勾搭陆仙子好不好!

没想到,陆香冷听了竟然也不怒,只微微点了点头,也不说话。

另一个得了陆香冷丹药的,乃是昆吾顾青眉。

她听得那边两人都感谢陆香冷,又想想对方竟然在三枚心意珠之中都放上了丹药,竟似乎一点也不在意自己对手的问题,再想想自己的三枚心意珠,一时之间,心底竟然生出一种奇怪的复杂来。

复杂之后,便是一种不高兴。

只是姜问潮与小金都道了谢,她也不能端着。

勉强露出一个笑容来,顾青眉亦别扭地一拱手:“青眉亦得香冷姐姐一粒天山雪丸,在此多谢了。”

香冷姐姐?

陆香冷为人清冷,其实并不随和,疏淡又礼貌罢了,倒没听谁第一口就叫她“香冷姐姐”,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一拢,她脸上的笑意还在,只淡淡道:“顾道友不必客气。”

顾青眉一听,顿时变了脸色。

香冷姐姐,顾道友。

谁能听不出问题来?

那边的见愁则开始思索起来:她之前直接改口叫香冷道友,会不会那啥了一点?

此时此刻,全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陆香冷一人的身上。

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一个仁心的药女。

重伤的许蓝儿,此刻才勉强从地上爬起来,数枚丹药吞下,便听见了这一番往来的言语,回首一看,几乎所有人都对陆香冷露出了一种敬佩或是赞赏的神情。

一时之间,她竟有一种难言的不平!

不过在心意珠中放了三枚丹药,竟然就能得到这许多的好感,凭什么?

凭什么自己竟然落得如此下场!

许蓝儿被这场景一刺激,险些因极端的不忿而气血逆行,差点就晕过去了!

***

山腰上的扶道山人与横虚真人,都将这一幕收入眼底。

横虚轻声一叹:“这便是你的目的吗?”

扶道山人一甩袖子,朝前面走了一步:“人善人恶人分别,年轻人嘛,多受些磨练,免得日后吃亏。”

说完,他懒得再搭理背后这老怪,也只当没看见他那慨叹的眼神,只朗声开口,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到了自己这边来。

“半刻已过,接天台修士余者,九十有六!”

九十六!

之前有一百一十五人,现在竟然只剩下了九十六个!

众人一听,再一看周围许多已经空无一人的接天台,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在方才心意珠一轮之中,竟然有十九个修士没能挺住,被刷了下去。

“按规则,胜者得接天台。”

扶道山人袖子一甩,霎时便见飞沙走石。

那些空无一人的接天台,竟然都在这一瞬间快速移动了起来!

“砰!”

“砰!”

……

一声又一声的碰撞拼合声,一座又一座的高台拼合在了一起!

只在眨眼之间,格局大变!

见愁身边,一下多了好几个人。

封魔剑派,夏侯赦,大约是下手挺狠,三枚心意珠干掉了两个对手,直接多了两座接天台;

其后,申陵魏临得了三座,算是三枚干掉三人。

最夸张的是周承江,三枚心意珠,干掉四个人,得到了四座接天台!霎时间,他就到了见愁头顶上。

于是,现在是周承江在上,夏侯赦在下,见愁与魏临两人并排而立。

昆吾谢定、五夷宗陶璋、之前曾接了见愁一朵风刃黑莲的黑袍修士,皆得了两座,加上自己原有的一座,一起有三座。

此外,昆吾顾青眉、崖山汤万乘、剪烛派许蓝儿、剪烛派商了凡各得一座。

强如左流、小金等人,却是因为无心以心意珠攻击人,所以一个人也没干掉。

当然……

对左流来说,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借着心意珠表白自己的心迹:不知有多少人接了自己的心意?会不会之后有人主动给自己签名呢?

想想就有点小激动呢。

眼下这一片格局,落入扶道山人的眼中,却是一派高深莫测的平静。

他慢悠悠地拿出了一根鸡腿来,轻轻摇晃着,油汪汪的鸡腿表面,散发着浓郁的肉香。

“九十六人,皆可真正进入第一关。雄关漫道,很多人还没开始走,就冤枉地死了。不过也怪不得谁,心意珠,恶意善意,一念之间。”

说到这里,他看了下面姜问潮一眼,眼底露出了几分赞许之色。

能一口道出陆香冷封丹于心意珠,不仅心思与观察到位,更是心有一分善念之人。

左三千小会,愿比寻常人想的要残酷那么一点。

姜问潮这一说,至少对大部分人而言,陆香冷已经得到了许多的好感,纵使有生死相搏之时,亦会手下留情,点到为止。

或许,就连心有善念的陆香冷自己,也不曾会预料,善行竟能得善报吧?

“有心意珠在,余者九十六人,何者为友?何者为敌?何者曾施君以善?何者曾降君以恶?都要靠你们自己在之后的三试之中分辨。”

“被施以善者,不知施善者谁;降人以恶者,却知被将恶者谁。”

“天下善恶,时隐时现;天下敌友,有分有合。”

扶道山人一笑,只啃了一口鸡腿,意味深长。

“接下来的小会第一试,将是组队搏杀。谁知道,你们下一刻的队友又是谁呢?”

“……”

组队搏杀?!

整个昆吾山脚下,陡然一片诡异的沉默。

就连见愁,都有一种心惊肉跳之感。

这一轮“心意珠”,说是“礼”,其实是“劫”。

正如扶道山人所言,许多人没有受到心意珠的攻击,也不会在意施善者是谁;但他们一旦被心意珠之中的“心意”攻击,遍寻过去,却少有能分辨这一道心意到底是谁留下,除非早就对施之人有过了解。

而在心意珠中藏下攻击之人,大多知道自己的心意珠攻击了何人,可被攻击之人却半点也不知道!

于是,“恶人”隐藏在暗处,伺机而动。

小会第一试,竟是“组队搏杀”?

一时之间,一种荒谬之感油然而生。

接天台上众人,更是陷入了一种难言的压抑之中。

扶道山人立在高处,啃了一口鸡腿,看着众人表情,竟然生出了一种愉悦之感。

他望了望天,又看了看下面,直接一弹指,一道灰蒙蒙的光芒,一下穿入了半空之中。

“心意珠,心意已成。下面,将无序而凑,八人一组,穿行迷雾中,先得十座接天台及以上者,可选择自动晋级下一试。”

轰!

扶道山人话音落地,那一道灰蒙蒙的光芒,霎时化作一片连天大雾,立刻将整个昆吾山脚笼罩,也将仅剩的九十六座接天台笼罩!

视线,顿时受到了重重的阻隔,就连灵识也难以穿透身前十丈距离。

见愁也一下陷入了这重重的迷雾之中,再也看不见任何人。

浓重的灰色雾气之中,忽然有无数绿色的藤蔓生长出来,接天而起。

“呼……”

虚空之中,似乎不断有接天台飞来的声音。

见愁诧异之间,自己这一座接天台,也朝着某个方向飞了过去。

这是?

心底不由升起某种猜想。

很快,这猜想便落地了。

包括她在内,八座接天台,从不同的方向汇来,聚在了一处!

重重迷雾之中,扶道山人的声音,如黄钟大吕一样,洪亮又沧桑。

“第一试,迷雾天!”

喜欢我不成仙请大家收藏:(www.5ilrc.com)我不成仙我爱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我不成仙最新章节 - 我不成仙全文阅读 - 我不成仙txt下载 - 时镜的全部小说 - 我不成仙 我爱小说网

猜你喜欢: 惊蛰和仙君同归于尽后[火影]忍界之神兽丛之刀(女尊)复苏生而为妖(GL)荒海有龙女[综]穿越路西菲尔当不成主角的我只好跑龙套了![综]繁花落尽知归处魔妃独尊重生之谢八爷[火影]暗花朕家病夫很勾魂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仙诀医手遮天向师祖献上咸鱼奔月国民男神是女生:BOSS花式宠玉玺记红线记异能小娘子快穿之打脸狂魔[综漫]刷副本的好骚年女主都和男二HE
完本推荐: 冥婚,弃妇娘亲之家有三宝全文阅读黑科技垄断公司全文阅读我超凶的![快穿]全文阅读在劫难逃全文阅读末世之最终进化全文阅读人道崛起全文阅读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全文阅读正版修仙全文阅读恶魔法则全文阅读超级神掠夺全文阅读仙界归来全文阅读电影世界大盗全文阅读坤宁全文阅读没出息的庄先生全文阅读威武不能娶全文阅读龙血武帝全文阅读狼的爱恋全文阅读一秒沦陷全文阅读我的极品小姨全文阅读黑道特种兵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废柴逆天召唤师凤鸾九霄我要做门阀暖君龙图案卷集·续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春暖荷花种田忙临渊行大明海商1557次元法典万界最强狂帝神兽缔造师宋先生你又装病盛唐陌刀王北宋大丈夫我的师父是神仙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偷香高手都市大进化时代这个地球有点凶混元修真录[重生]重生之激荡年华捡个校花做老婆从火影开始掌控时间极品全能学生九星毒奶天阿降临符界之主大明之雄霸海外灭世武修

我不成仙最新章节手机版 - 我不成仙全文阅读手机版 - 我不成仙txt下载手机版 - 时镜的全部小说 - 我不成仙 我爱小说网移动版 - 我爱小说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