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我爱小说网 >> 我不成仙 >> 第381章 此生挚交

第381章 此生挚交

十四个曾经鲜活的人, 此刻就躺在桌上这一枚小小的珠子内。

不会再言语, 不会再说笑, 不会再等待那一只河边饮水的小鹿, 也不会再带着或高兴或疲惫的神情, 出现在崖山的任何一个角落……

十九洲修士无轮回, 他们的魂魄已经灰飞烟灭。

那漫天的黑影, 还有那些身周缠着黑气的密宗僧人……

见愁想起了当初在明日星海探过的夜航船,遇到那形似蜈蚣的荒古凶物、大尊少棘,还有曾交手过的、实力异常增长的梁听雨……

所有的猜测, 都在这一刻得到了证实。

可她从来没有一刻,这般地想过:如果这一切的猜测都没有得到证实,如果这一切都没有发生, 那该有多好?

四个时辰之后, 他们就会回到崖山;

四个时辰之后,余知非就可以同她见面;

四个时辰之后, 扶道山人就会又惊喜又生气地大声叫喊起来;

四个时辰之后……

都没有了。

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见愁久久没有说话。

殷红的血迹还在她的手背上, 悄然滴落于桌面, 也沾在她的唇畔, 却偏偏点染出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冰冷与酷烈。

她周身环绕着一股压抑而混乱的杀意,因着她此刻脑海中纷繁复杂的念头而不断搅动, 不断变化。

傅朝生轻而易举就可以察觉到。

只是他既没有说话,也没有打扰, 只是无声地将宇宙双目慢慢搁下。

过了许久, 见愁周身混乱的气息,才慢慢地敛尽。一双眼重新睁开,除了再也看不见半分温度之外,与之前似乎看不出什么更多的差别来。

她只淡淡地垂眸,道了声谢:“有劳了。”

有什么有劳之处呢?

宙目本就是她借给自己,如今他不过为她加持,帮她看到她想要看到的东西罢了。甚至,还看着她因此遭受反噬,受了些伤。

傅朝生不会安慰人,但他也不觉得见愁需要安慰。

看她片刻后,他还是重新伸出了手去。

这一次,不再是什么珠子,而是一道浅蓝色的细小电光,见愁一眼就认了出来——是那一位昆吾长老临死前投向余知非的雷信。

“收殓时,在他眉心发现的。”

眉心?

见愁几乎瞬间就明白了过来,可心内的悲哀却不由更重。这一道雷信最终应该是落在了余知非的身上,然后他在灭顶之灾到来之前,将其藏进了自己的眉心祖窍。

所以,才能这样瞒天过海,等到傅朝生发现的那一刻。

“难怪事出后,他们便开启了屏障,隔绝了与外域的所有交流,风雨雷电,诸信不通……”

原来,都是为了防这一道雷信离开雪域。

旧日的蛛丝马迹,便这样一一地吻合上了。

见愁抬手,沾着点血迹没擦的指尖,轻轻地一点,那一道电光便自动顺着她手指“噼啪”地缠绕了上来。

几乎是瞬间,其中的内容便钻入了她的脑海:

荒古神祇,重临元始!

上勾新密,下结极域,颠覆轮回!愿祈真人,上禀于天,告上墟仙界知之。时若稍缓,恐我族危矣,回天无力!

——戒堂,玄阳子。

这便是昆吾那一位长老拼死也想要送出去,让余知非带回中域的消息。

元始,指的该是他们此刻所居之星辰;真人,无疑是横虚真人;上墟仙界,是修士们得道大成后将要飞升的那一界;只不过——

“重临,荒古神祇……”

“荒古神祇”,见愁是约略知道一点的。

可与“重临”两个字凑在一起,竟让她生出一种难以言喻的不适感。以至于这简短的雷信看完,她都在思考这到底应该是怎样的存在。

思绪纷乱,一时还不清晰。

所以,她只问了一个格外直白的问题:“除了新密外,幕后真凶,可是你先前在夜航船时曾交过手的,那个‘少棘大尊’?”

“是祂。”

傅朝生的回答,也很简单。

他来雪域的时间已经算是很不短了,并且拥有宇目宙目在身,旁人没有防备的话,根本无法逃脱这双目的窥探。他不可能什么都没有查到。

只是,其中的端倪……

沉默片刻,他道:“在明日星海与我交战之后,祂便消失不见。直到我到了雪域,才发现其踪迹。只是来得并不够早,雪域新密一派似乎与当初的夜航船一般,与其订立了契约,能借用他的力量,是以实力大增,大肆绞杀旧密。”

“所以崖山昆吾在外围查探,本来都没什么危险,但因为他们实力大增,旧密溃逃,才将战局外扩,牵累旁人?”

见愁微微闭了闭眼,一面运转着体内的灵力调息,一面在脑海中重演着当时的情况。

傅朝生点了点头:“本来两门都该相安无事。但昆吾那一位长老目睹了外围一场新旧两密争斗残杀之事,平白遭了无妄之灾。且似乎因其能认出那少棘的身份,是以遭他们一路追杀,向着更南逃窜。至中途,才被追上击杀。”

至于崖山,当时看确系一场无妄之灾。

但若再往深了想,少棘的力量何等恐怖?在当时大肆绞杀旧密僧人的情况下,没多一会儿就能发现崖山众人的身份。

遭难,不过是迟早的事情。

因为他们的对手,不再是原来的雪域,更不是原来的新密,甚至已经不是与他们同等样的存在了。

“神祇”二字,已经代表了鸿沟天堑的差距。

见愁大约也是能猜出来的。

她重新睁开了眼,目光落在指尖这一道雷信上,回想着有关于“神祇”二字的一切记载,也回想着与“少棘”有关的一切细节:

形似蜈蚣的丑陋外表,邪气凛然的荒古凶杀,化形而成的那铺天盖地的黑雾,有如活物还能附着于尸首上的黑气……

她手指一折,便将这一道雷信,悄然收起,只问道:“所以,玄阳子在雷信中提及的‘神祇’,便是这一位‘少棘大尊’了吧?我记得在明日星海的时候,你曾提过,对祂颇为了解。”

颇为了解,其实算不上。

只是他大约能感觉到对方是怎样的存在,却半点也不清楚对方为何出现,在明日星海和雪域又要干什么。

所以此刻,他反而摇头。

“我只知,‘神祇’是几乎与宇宙同时诞生的存在,是天地还未有光之前那个荒古时代的霸主。祂们天生就拥有强横的力量,但随着宇宙的衍变,后来渐渐衰弱。在典籍的记载中,忽然有一天,祂们消失不见,再也未曾现迹于天地。”

这一点,与见愁先前所知道的基本一致。

只是在她的印象中,‘神祇’力量削弱的原因里,还有人族,还有盘古大尊。双方之间曾爆发过一场几乎横跨了一纪的战争,盘古大尊在这一战之中殒身,于是有了远古时代之末的“万古长夜”。

长夜过后,神祇销声匿迹,由修士们主导的“仙世代”,才真正到来。

从神祇主导的荒古,到人神并存的远古,再到百族并起的上古,直至如今他们所处的“今古”……

一个个时代的衍变,总有着不同的故事。

但在这“仙”已经彻底占据主导的“今古”,昆吾这一位长老却在雷信中提及“神祇”重临!

这是一种比密宗、比极域,甚至比少棘本身的存在更让人心惊肉跳的一件事……

见愁的眉头慢慢地皱了起来,在猜这个层面上的事情,扶道山人他们心里应该有数。只是这雷信如今困在雪域,却是暂时没有办法送出去了。

“若雷信中所言是真,只怕才是真正的‘大劫’将至。看来,雪域这里,不该再盘桓太久了。”

“故友打算尽快离开吗?”

傅朝生问了一句。

见愁点头:“ 原本只当新密与极域之间有什么动作,但如今横插一脚的这一位,却不是什么简单的存在,只怕比所有人想象的还要棘手很多。雪域这边,过两日能走便走。你呢,来雪域这一段时间,可已经得偿所愿,解了心头之惑?”

解惑?

傅朝生也说不清到底是解了,还是没解。

他想起那一夜在圣湖看见的那一双眼,也想起了这世间规则构筑下无数奇妙的存在,那一双隐约着妖邪之气的眸底,却是第一次出现了一种近乎空茫的迷惘。

“旧惑未解,新疑又生。”

他似乎斟酌了片刻,才用这八个字,总结了一下自己目前的状态,而后用一种奇异的目光,看向了见愁。

“那个大尊少棘,我总觉得,我与他,该是同一种存在,来自同一个地方……”

“……”

同一种存在,来自同一个地方!

这一瞬间,见愁终于还是愣住了,抬眸与他对视的时候,便看清了他眸底那些有如天际风云一般变幻着的光华,一时竟给人一种无常之感。

他所说的这一句话,分明很好理解。

可落在她的耳中,却与旧有的所知出现了重重的矛盾,甚至根本拉不到一块儿去。皱起的眉头,没有松开,反而越来越紧。

见愁犹豫了一下,才问:“你确定吗?”

“不确定……”

但其实那种感觉,再明显不过。

明日星海遇到的时候,尚且还有些隐约;可到了雪域,大约是因为对方身上的变化,他的那种感觉,便强烈了起来。

可傅朝生自己比谁都清楚——

他是一只蜉蝣,天地间朝生暮死、在这六道轮回的规则之下活不过一日的蜉蝣。在他之前,整个蜉蝣一族的记忆里,都未任何一只蜉蝣能得道。

整个一族的愿力,聚集在身,才成就了今天的他。

有关于他的来历,他清楚极了,见愁也再明白不过。

所以,在出现那种感知的时候,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隐隐约约之间,竟觉得除却六道轮回之外,又有一个巨大的谜团摆在了自己的面前。

“至于轮回之道,倒是小有所获。”

傅朝生微微垂了垂眼眸,微微地笑了一笑,并没有在先前的话题上停留太久。因为连他都思考不清的问题,也没有必要让他这一位唯一的故友也为此烦恼。

“极域秦广王,既不是魂鬼修也不是精怪,而是六道轮回规则的化身。因他化生,自生意识,所以才有十一甲子前的阴阳界战。”

“若杀他,毁其化生之生,打灭意志,便可令其重新成为‘规则’。”

“只可惜,蜉蝣一族朝生暮死之规则,在他化生之前,便已经存在。”

有关于秦广王的来历,见愁也是知道的。

只是她没有想到,即便如此,也无法改写蜉蝣一族的命运,一时之间,便沉默了良久,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还好傅朝生自己反倒没有太大的感触,甚至……

自极域之行开始,他便开始思考着一个以前从未思考过的问题:他的存在,到底算是什么?

闻见愁之道而生,于是有了“朝生”为名,普天之下只认她一个朋友;

集蜉蝣一族愿力所化,于是能得道不死,漫漫此生只追寻重建轮回,改写蜉蝣一族朝生暮死之命。

可除此之外,他还有什么?

他的整个存在,都只因为蜉蝣一族的“大愿”。

如果有一日,轮回的规则终被改写,蜉蝣一族不再朝生暮死。那么,这样的“大愿”,还会存在吗?

那么——

他,还会存在吗?

所以有那么一瞬间,他竟然觉得暂时还未找到破解之法,或许不是什么坏事。

但也只是那么一瞬间。

从化生的那一刻起,他其实便已经知道,这是他无法摆脱的“宿命”。

窗外的月光,透过那一层雪白的窗纸,透进来些许。

傅朝生抬眸这么望了一眼,那光进到他眼底,一时便让他想起了当初登天岛的小石潭边,也是这样的光线,这样的幽静。

尽管一个是黎明将尽,一个是晓月方出。

“万类本平等,轮回却不公。”

他淡淡地笑了一笑,说出此话的时候,那妖邪之气便漫散了满眼,再没有任何的遮掩,全然呈现给了见愁。

“若有一日,能重建轮回……”

“会有那一天的。”

他的声音渐渐消无,见愁便代替了他,自动将他这一句话续上。

“雪域新密不安分,又借神祇少棘之力,更不用说还有极域八方阎殿,十大鬼族,种种谋划。只怕一场席卷十九洲的大战已在眼前,生死存亡,所有修士都不会坐以待毙。届时若能毁灭秦广王,或许也能找到改写轮回规则的方法。”

虽然,她觉得“轮回”两个字,其实没有什么意思。

大约是受到极域枉死城中那一位旧宅主人轮回九世之事的影响,旁人提到轮回时,她总在思考,人最重要的,是那不变的魂魄,还是那一世一世的记忆?

转生池会洗去一个人的过往,那么再投生的那个人,还是原来的人吗?

这个答案,见愁并不知道。

她也不知道旁人怎么想,但好像整个修界对此都很在意。只是落到她自己的身上,却不很想去探究自己的前世,更不好奇所谓的来世。

那与现在的她,似乎没有什么关系。

此刻她心中的想法,傅朝生并不知晓。

他所要改变的部分,也并不与见愁心中不解的这个部分重叠。他方才话没说完,可剩下的话,其实只是想说:

他不仅想改变山河日月,连宇宙洪荒的规则,都不愿放过。

只是没有说出口,也不必说出口。

傅朝生望着她,听着她的话,便慢慢地点了点头:“若能如此,自然最好不过。”

“可惜,若真有这么一日,只怕便是整个十九洲生灵涂炭之时。届时,不知道你……”见愁似乎想要问什么,可犹豫了片刻,忽然没有问出口。

但傅朝生却仿佛知道她在想什么。

眼前这一位故友,他因她而生,名为她起,睁眼看了这世界多久,便与她相识了多久。她也明知道他乃是天地大妖,却从未对旁人吐露过他的存在。

若问这浩瀚的天地间,他只能信任一人。

那么,除了她,再不会有旁人。

所以此刻,他望着她,唇角勾起,是一点浅淡隐约的笑意,发自真心:“若真有那么一日,故友觉得我应该在,我便会在。”

喜欢我不成仙请大家收藏:(www.5ilrc.com)我不成仙我爱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我不成仙最新章节 - 我不成仙全文阅读 - 我不成仙txt下载 - 时镜的全部小说 - 我不成仙 我爱小说网

猜你喜欢: 舞夜奇谈重生之谢八爷娇藏一杆进洞皇婚敛财人生之新征程[综]朕家病夫很勾魂驭香红线记每天起床都看见教主在化妆快穿之打脸狂魔小妻宝[重生]男神黑化之前[快穿]再入侯门[综]全忍界都以为我们会在一起魔妃独尊饲蛟全洪荒都听说东皇有喜了[快穿]如何从病娇手中逃生书上说……被天敌看上了怎么办?(女尊)复苏媵宠畅游六零年代佞臣凌霄邪王强宠:废材毒医大小姐
完本推荐: 召唤万岁全文阅读都市特种兵全文阅读黄金瞳全文阅读在劫难逃全文阅读道全文阅读重塑人生三十年全文阅读明末边军一小兵全文阅读一世之尊全文阅读天珠变全文阅读大主宰全文阅读惊悚乐园全文阅读大周皇族全文阅读偷偷藏不住全文阅读帝尊全文阅读凤还巢之悍妃有毒全文阅读黑科技垄断公司全文阅读诸天最强BOSS全文阅读诸神的黄昏 第一部全文阅读茅山后裔全文阅读冰火魔厨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亲爱的绵羊先生临渊行北宋大丈夫万界最强狂帝叶安我的三百传奇三国神话世界快穿之女配指南美女总裁的贴身保镖万古最强宗南宋风烟路巨星从影视学院开始春暖荷花种田忙驭房有术末日终战九星毒奶我要做门阀吾家娇女我独仙行这个地球有点凶最初的寻道者书穿女配很低调茅山终极僵尸王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悬疑作者求生指南绝色玄灵师:邪君的腹黑妃伏天氏超级学神前方高能我在末世捡空投

我不成仙最新章节手机版 - 我不成仙全文阅读手机版 - 我不成仙txt下载手机版 - 时镜的全部小说 - 我不成仙 我爱小说网移动版 - 我爱小说网手机站